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初学的博客

活到老学到老 向朋友们学习 老有所学 老有所乐 自娱自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在水一方  

2014-06-14 12:14:07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小红《在水一方》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本文转自弥勒院看门人新浪博客
 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 
  不知道为什么,每一次捧起这首诗时,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一幕:在水之涘,一片云水雾气。天一色,水一色,天水之际汨汨茫茫,浩淼,缥缈,而空白。 
  夕晖下,霓霞的线条隐约的勾勒出两条人影:他们相视无言,但分明是想说点什么,却又沉默不语,逐又与一只刚栖身在苇荡边的白鹭,伫立成一帧静默的风景。而在远些的背景里,似乎还有一帆木舟,
正追赶着西沉的余晖,渐渐远去,远去……芦花纷飞如雪……
每阅此景,我都有一种幻觉,仿佛自己也走进了这一片遥远的惆怅之中。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
就是这么一帧静默的风景,引领着我的目光,洞开了千年的时空,走入一片凄迷的惆怅之涘。
寻找到了你,说是寻找到你,还不如说是寻找到了我自己,
  寻找到那遥隔千古的惆怅和那幻觉中的唯美图画……在水一方。
   绯红的流霞,飘过了谁的斗笠,沿着我渴盼的视线而下:浩淼里,
我仍然看到那双深藏在古诗里的泓眸;一汪纯情如水般的缠绵浅蕴着古韵之美,顾盼之下,
那挥之不去的凝愁与眷恋,让所有的诗都瘦成两行黛色一样的梦……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
在水一方,千古不变地站着一位顾盼依依的佳人,曼妙的水袖垂一轮水淋淋的月,
清澈的碧水绰约出如月晕般柔美的风姿;若莲一样的清怜,似兰一样的幽雅,如梅一样的冷艳。
   在水一方。这四个字,轻盈如水,凝练成诗,展现了中国最古典的意韵之美。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烟霞雾绕的黄昏,谁伫立在水湄亭榭,以一支古拙的斑笛,吹起芦花纷飞;谁又宛在水中央,
掬一捧月光在手,像洒落粼粼片片的诗句;湖面上有薄雾冉冉升起,晚霞染红了碧蓝的裙纱,
一只蝴蝶落到你斜插在螺云青髻的玉簪儿上,是谁的前生蝶变?
凝脂含香的玉指,轻捻一管羊毫,不写不画,却凝神聆听那风中芦花飘零吟哦的絮语,
一任夺目的盈盈碧波洇渡着那怆然而去的背影。
   渐渐远去的笛声,恣意悠悠地穿透了杳渺的夜色,在湖面上溅起波光潋滟的涟漪。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 有蒹葭漫漶苔藓的字迹,穿行于前世的回廊,撷取了我满怀的相思。
诗经之外,你眉目传情的一颗痔,牵动了谁的三魂七魄?
菩提下你素手扶琴,那婉转动听的弦声,摇曳岀弱水三千般的缠绵,潋滟了谁的眸光?
在水一方,你迢迢涉水而来,回首你双眼,刹那的芳华,又让谁为你沉醉了两千年?
   如果,一片水蛩潦雾,可以织一个美丽的梦。
那么,一江芦花惆怅,可否再为我织一个神话传说;而在这个神话传说里,可否再织你一次回眸?
如此,我情愿在秋水之湄为你守望成一簇荻花,在痴痴的等待里将思念根植成一苇篱。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蒹葭萋萋,碧水涟涟;芳草茵茵,情亦依依。
曾痴迷于一卷诗经的传说,便固执地相信,洇渡了上千年的缘份,就是一朵花与一只蝶的轮回。
于是,我用柔情的目光采撷你一瓣绯红的微笑,将前世错飞的心蝶,栖止在你今生玉腕绕绢的指尖。
从此,伴你云水之间,剪一朵白云为窗,捧一片月光做亮,朝朝暮暮地读你,读你成暖心明媚的春阳,
读你成柔情似水的盈月,读你成唐风宋雨般的婉约,读你成弱水三千般的缠绵……
不为耳鬓厮磨几度春,只期琴笛谐音成知己。在芦花悠然飘飞的季节里,誊写一段心语透迹于纸端,
折成翩翩而舞的蝴蝶,轻飞在彼此的心灵之间,于万重山水之外,与伊人共赏长天一色。
   一重姹紫,一重嫣红;一帘云水,一帘幽梦;摊开诗经,企图靠近你。就像千年前初次相遇一样,
我的笛声贸然地吹开了你神秘的面纱,让你吹气如兰般的馨香再颠覆一次我的梦境,
如那悠悠荡荡的琴声,抚息我思念潮涌的筋脉。
2014年06月12日 - 小红 - 小红的博客
 花飞舞诗,叶落填词,有多少断章绝句的三千爱恋,能用最深情笔毫写入我的梦里?
苇子作笛,云水是曲,有多少泪湿满襟的思念,能用最清纯的心音吹进你的梦中?
在水一方,水韵渺渺,清音袅袅,那些芦花飘零的絮语,如潮水一般地漫过我的心岸,
你媽然一笑的妩媚,在潮起潮落中隐隐而现,有风吹过,似你手绢拂面,亦是这样的近,却是那样的远。   原谅我吧,我于今晨,才记起前世的梦。
如今,我蹒跚而来,尽管你已将自己泛黄成一卷诗经,但我依然能从黄卷青灯里寻见一泓澈眸,浅波荡漾。
为此,我已将思念的心掰开成船,以长笛作桨,沿着你澈眸荡漾的碧波,划入那离別依依的在水一方……
伊人呀,我抵达时,你还会老吗?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风语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